本文取自:http://blog.wenweipo.com/?6043/viewspace-2064

 

一九九三年由陳凱歌導演的《霸王別姬》,是張國榮最具體的易裝演出。
這部電影開拍的初期,戲中乾旦程蝶衣一角,導演原本屬意由擁有京劇底子而又具備國際市場價值的尊龍擔綱,
但後來因種種條件無法達成協議才改由張國榮主演,
而在這選角與磋商期間,張國榮為了能成功爭取程蝶衣的角色,故意替《號外》雜誌拍了一輯青衣造型的照片,
藉以顯示自己「女性造型」的可塑性與可信性。
然則,張國榮何以要費盡工夫與心力爭取「程蝶衣」這個角色呢?
而程蝶衣的性別易裝對他來說,又代表了什麼意義?
從舞台上演出者自我投射的角度看,張國榮的易裝又如何顛覆了這部電影潛藏的「同性戀恐懼症」(homophobia)呢?

 


「我做《胭脂扣》的十二少和做《霸王別姬》的程蝶衣,其實都有跡象看到我的演技方法,我就是我,每次演繹都有自己的影子。」

論者討論陳凱歌的《霸王別姬》時,多從國家的論述和(中國)文化認同上看,少有從同性戀或性別易裝的問題上看,
甚至有論者指出《霸王別姬》表現的是「政權朝移夕轉,可是中國不變」,

慕天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